当前位置: 首页 > 奇幻玄幻 > 绝影神尊 > 正文
第一章 卑微的代价
作者:瞬影定格  |  字数:3355  |  更新时间:2019-07-24 14:08:21 全文阅读

本文地址:http://86.yg099.com/toread/838251.html
文章摘要:小财神3d心水高手论坛,一件远古神物了红光闪烁间,我再逃开就是了眼睛里很不自在不管是点击。

冥海大陆,碧峰国,云贝城。

城外一条河边有许多人佝偻着身形,在热情的初夏,双手拿着自制的鱼叉走在浅滩,双眼专注的来回在水面上掠过,生怕遗漏了什么,神情略显紧张。

遥望午后的天空,热烈非凡,唯有孜孜不倦的河流一往直前,泛起波光粼粼,余晖恰到好处的点缀着这一方水土,沧桑的大地昭示着曾经的辉煌与兴衰。

然而,就在此时,平静的画面被打破,一道道痛彻心底的惨嚎如清晨公鸡的啼鸣,此起彼伏。

“救命啊!有雷纹蟹,啊,啊,快跑啊。”

“什么?一阶妖兽雷纹蟹?哪个不长眼的混蛋招来的?”

捕捞作业中的平民破口大骂后,发现水底波动剧烈,没有几息时间不远处便已看到,如水牛粗壮般的一阶妖兽雷纹蟹出现,果断转身拼命逃跑,一哄而散。

远处的河边传来一阵马蹄,是其它城池的城卫军向云贝城疾驰而来,见平民们被妖兽追杀,冷眼撇了一眼继续鞭笞坐下马匹,没有任何犹豫如风一般飘飘而过。

许多少年与老人逃跑游走的速度较慢,眼见有城卫军出现,心中刚涌现出转机,不料结果却是这般。

这个世界弱者的生命如草芥,没有人会怜悯弱者。

眼含绝望和无助的人们,眼看就要夭折于此,闭上双眼等待着生命最后时刻的到来。

突然,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伴随着河水飞溅,强势逼退张牙舞爪的雷纹蟹,原来是收购苦鳗珍珠贝的商人带来的护卫出手,这些平民可是这些商人的赚钱的门路,就这样死了日后收购的路子又少了一个,这是任何唯利是图的商人,都不愿见到,才有出手救人的举动。

看到能活下来,刚刚已放弃逃跑的某个少年,眼中热泪哗啦啦夺眶而出,没有人能体会死里逃生那种宣泄而出的心情,苦涩而深刻的悲痛,撕心裂肺。

“活下来了,我活下来了,我活下来了?”

嘴唇微微颤抖,反复着一句话的这个少年,因泪水洗刷,脸上透露出一股坚毅,心中生出一颗想变强的萌芽,虽仅仅是雏形,却能改变人的一生。

冥海大陆,崇尚武道,以武为尊,自幼习武之人很多,但,步入武道一途之人却很少,但凡有幸踏入武道,即便是最低级的武者,生活都会有极大转变。

云贝城坐落于三条大河之间,自古地杰人灵,各种青年才俊人才辈出,云贝城之名来源于此地特产,河水中生长的苦鳗珍珠贝,这种蒲扇般大小的扇贝所产出的珍珠对于低阶武者有大益,故此才有大量平民百姓以捕捞苦鳗珍珠贝为生。

经过刚才雷纹蟹的折腾,很多平民早早收工,将今天的收获贩卖给前来的商人。

相互搀扶平民中,一个孤独身影消瘦的少年,破烂的衣衫随意穿搭在身,双手空空低着头,随着人流进入云贝城,因为雷纹蟹,今天没有任何收获,也就意味着今天的肚皮要挨饿了。

刚进城,就看到有人挂出一番书笔。上面写着:天荒茫,地残破,有命有缘皆为客。

好奇的路人都搞不明白这诗不像诗的一番话,意义为何?而且,挂出此番书笔的人还是当地出了名的败家子,吴家小少爷。

匆匆而过的路人有之,停足观看有之,总之,猎奇之人不在少数。而此时正有一乞丐般的少年路过,抚摸着肚子,现在都午后了,这小咕噜肚皮还没有进一颗米,见多人遥望一处,听闻有人大声的说着什么?好奇之下也过去瞧瞧。

“各位父老乡亲,咱们云贝城内有很多惊才艳艳的人,在下想招揽几人与本少爷一同前往赤霄城去拜师习武,待我成为武者,定当好好的犒赏,不知现在谁有才华自荐?”

小乞丐一天没有开荤了,现在听到要招揽人才,而且好像还是很有前途的样子,加上自身饿得也实在是难受,不及多想,一个箭步冲上前,结果不小心被人绊倒,竟然趴倒在地上。

因为实在是太饿了,急忙开口

“少爷,不不,天才,绝世天才少爷,你选我,选我,我会很多野外生存的方法,还有我的脑子机灵人也健壮,少爷你选我吧!”

突然这一幕,让自称是当地最败家的少年也楞了楞,这什么情况?自己要找的是有才华有修为实力的人,这乞丐以为这是唱戏?

围观之人哄堂大笑,觉得这个小乞丐很是有趣,只不过来错了地方,他应该去戏楼还可以。

小乞丐本也是当地的人,名叫秦义,15岁,他的父母和同村都亲切的叫他义儿,秦义的父母因为同村的接济,才能融洽幸福的生活,虽然是苦了点,但,一家人很是温馨。生下秦义时,取名义,就是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成人,能做个有情有义之人。

秦义的父母一次外出捕猎时发生意外,只剩下了孤苦的秦义,当同村猎户带回秦义父母尸体时,备受打击的幼小心灵,在痛苦煎熬中葬下双亲,伤心过度无法接受现实,而离家出走,流浪在云贝城街头,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生活。

被一番数落后赶走离开,小乞丐秦义很是无奈,看来自己今天是不会走好运了,只能去野外抓些田鼠之类的小动物填饱肚子。

在云贝城流浪了也近一年了,多少也懂得见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。刚才饿急了,也不管三七二十一,上前就毛遂自荐起来,不得不说,与过去那个乡村木讷的性格有天壤之别。

生活就是如此,它让人懂得什么是苦,什么是甜,什么又是希望和那不着边际的一丝憧憬。

一道落寞的身影,双肩上的小手无力的垂下,身子摇摇摆摆又朝城外走去。

“小兄弟,等等。”

身后传来一位少年的声音,转头望去,发现是一位与自己年龄相差不了多少富家公子,右手持扇,一身华贵的白衣,饿蛋脸相称挺拔的身材,唯有额头少许的白发有些不入眼,可以说也算得上是相貌堂堂,却不知为何要叫住秦义?反观秦义,一身破烂狼狈至极。

不明所以的秦义挠挠头,低声开口询问:

“不知公子有何事?在下好像不认识公子你。”

“呵呵,小兄弟,刚才我观你口齿伶俐,眼力不俗,怎么就看不出我的来意?”

“难道?公子你也想招揽一些人随你去赤霄城拜师习武?”

“正是,前往赤霄城有些烦闷,想找个能说会道的人解解闷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“真的?太好了,公子我愿意,我从小生活在乡村,见过很多奇花异兽,保证能给公子您解闷。”

双方一拍及合,好运似乎总是给予那些敢于承担失败的人,虽然刚才自己苦口婆心的推荐自己,不但引起他人的嘲笑,还深深的刺伤了自己的自尊心。可比起眼下得来的好处,作为流浪乞丐的自己,已经是心满意足了。

更何况,要想变强就得踏出云贝城,还有今天捕捞苦鳗珍珠贝的遭遇,使秦义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卑微的代价!

有句话叫作时来运转,并非世间都是绝境与沮丧,这不,秦义第一次鼓起勇气所作出的选择迎来了春天。

“小兄弟,本公子与那吴家小少爷可不是一路人,本公子是云贝城李家之人,我叫李岚涛,我们现在要先去芦墟谷叫上几个朋友。

另外,若你愿意,我可以帮忙说服一个有些交情的朋友收你做书童,平时也可以学学一些基本的武道知识,不过,你得先过了他那关。”

听到此番言语,秦义内心再次掀起滔天巨浪,不但有了果腹,还能接触武道?双眼呆滞的表情落入这位大善人的眼中,嘴角微翘,满意的挥着纸扇,向前走去。

带着秦义在酒楼吃过饭后,又给予买了一套衣衫,洗漱后露出一位同样俊俏的脸蛋,浓眉大眼,皮肤黝黑,结实的肌肉,若不是长期挨饿营养更不上,兴许秦义甚至比这位李公子还俊俏几分。

“呵呵,想不到你换了一身行头,本公子都险些认不出你了。嗯,不错不错,走吧。”

秦义有生以来,第一次穿上这么好的布料衣衫,还受到赞美,内心泛起了少年特有的一些自信,不在像之前那样束手束脚,说话也打开了匣子。

现在的秦义,感受着丝丝高贵的气息迎面而来,这种感觉真好。

喜极而泣,化喜而悲。

尴尬往往毫无征兆,正沉浸于各种幻想和一片光明前途的美梦中,秦义被一句不和谐的轻蔑之声惊醒。

“哼,贱命就是贱命,哪怕披上人皮也是甩不了。”

一位娇媚的少女,仰头款款而来,似乎低下自己的头看秦义都是一种罪过。

看此女青衫细发,气质不凡,粉红的娇嫩脸蛋,若不是这脾气和口舌,或许算得上是云贝城少年们心中数一数二的大美女。

“妹妹,你怎么也来了。”

当头被浇冷水,是谁也会生气,可见到来人和李公子的言行举止很亲密,又称呼妹妹。

秦义握了握拳头,然后又松开手,上前谦虚的抱拳问候,好似刚才一番言语与自己无关。

“原来是李公子的妹妹,难怪如此风华绝代,高贵之人必有高贵的命,与我这等贱命不能同论。小弟秦义,多谢李公子的善举才有现在的样子,小姐慧眼识人,在下佩服。”

秦义发挥出自己这一年流浪乞讨学会的看家本领,内心虽然也恶心自己说出的这番话,然而,小小年纪就饱尝辛酸,深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。

“不过几句话而已,以后还能有接触武道的机会,可不能意气用事。”

见秦义很懂人情世故,李公子面上露出一丝不舍,似乎让秦义给自己做个奴仆也不错,不过,这表情也仅仅一闪而逝,摇着扇子,宠溺的带着自己妹妹和一行人朝城外的芦墟谷走去。

捧场

按“键盘左键←”返回上一章   按“键盘右键→”进入下一章   按“空格键”向下滚动

章节评论

发表章评

    设置

    阅读背景
    字体大小
    A-
    16
    A+
    页面宽度
    8号船官方开户直营网 丰彩棋牌手机app 香港赛马会开奖日期登入 mg哈维斯的晚餐手机app 加百利娱乐直营网
    东方馆娱乐OG东方馆平台登入 迪士尼彩票网新疆11选5 分分彩彩最新开奖结果 菠萝彩票现金网登入 聚星注册网址
    排列三排列五推荐号码 江苏体彩11选5开奖查询 kk娱乐 第一彩票PC蛋蛋 138申博体育在线娱乐
    新濠娱乐登入 中东棋牌现金网 新博娱乐登入网址 e乐彩重庆时时彩 大无限彩票网站